0002   

 

公司規模擴大後,他就很少回家看望母親。想起來時,就打個電話,跟母親說上幾句話,大多數時候,都是匆匆忙忙的。

 

甚至有時候,母親話還沒說完,他這邊就因為處理手頭上的事情,把電話給掛斷了。

 

他不知道,電話那頭的母親,握著電話線的手僵著,然後微笑著搖搖頭,歎了口氣。

 

那個夏天,他乘飛機回家辦事,正好回趟家看望母親。回到家也沒別的事,主要是陪母親看看電視,聊聊天。

 

第二天,母親說,咱倆去買雞蛋吧?

 

他一聽就笑了。在公司裏,他是大經理,有專門的秘書與司機。但他點點頭說,好。

 

隨母親出了門。母親說,去某某超市。他問,附近不是有家超市嗎?

 

母親眨眨眼,有些得意,說,某某超市的雞蛋便宜,一斤三塊二,附近的這家要三塊四。他咋了咋舌。

 

走到路邊,正準備招手叫車,母親說,坐12路公車吧。他問,為什麽坐12路?

 

母親說,12路車是某超市的專用車,免費,坐別的公車,還要花兩塊錢。他又笑了,說好。

 

坐上12路大客車。車上差不多都是些老頭老太太,跟母親很熟了,聽說他是陪母親買雞蛋的,都用暖暖的眼神看著他,好像他是大家的兒子。他的心裏,也暖暖的。

 

買了10斤雞蛋。母親拉著他在超市的休息椅坐著,說,我們在這裏等一小時。他驚訝地問,一小時?

 

母親點點頭說,下趟12路車回來,還得一小時。他覺得有著急的火苗在心裏“噌”地躥起,但還是忍了,用耐性將火苗熄滅。

 

母親跟他東拉西扯,說起他上學時的一些事。一小時的時間,過得倒也不算太慢。

 

終於坐上12路。下了車,他拎著雞蛋,噓出一口氣。母親看起來格外高興,扳著手指算,1斤雞蛋省兩毛錢,10斤雞蛋省兩塊錢,來回的車費,兩人省四塊錢,加起來共省下六塊錢。

 

他腦子裏也迅速計算,從出門到現在,共用了四小時,四小時的時間,在公司裏,他可以創造出上萬元的價值。他在心裏歎了一下。

 

快到家時,走過一個水果攤,母親用六元錢買下一個大西瓜。

 

回到家,西瓜切開,露出鮮紅的瓜瓤。他早就渴了,拿起一塊,迫不及待地吃起來。西瓜甜極了,他吃得“呼噜呼噜”的,像小豬一樣。

 

好久沒有這樣痛快地吃水果了。一抬頭,母親正看著他,眼睛有些潮濕,臉上卻是極大的滿足與疼愛。

 

他的心,像琴弦被撥動了一下。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

 

小時候,家裏非常窮,他又饞得很。他常常在傍晚,偷偷去撿別人吃剩的西瓜皮,拿到河水裏沖一下,便貪婪地啃起來。母親知道了,用了三個晚上編織草繩,又用編草繩賺的錢給他買西瓜,然後看著他小豬一樣吃著。

 

他怔怔地看著母親,將滿嘴西瓜嚥下。那一刻,他忽然理解了母親。艱難時,母親靠著勤勞與節儉,供他上學,將他養大;富足時,勤儉作為母親的生活方式,依然能帶給她滿足與幸福。

 

而現在,富足的他卻換不來時間陪母親說一會話,母親用這四個小時換來的,是與兒子共同相處的幸福時光!

 

他的臉上露出笑容,慶幸今天終於耐住性子陪母親省下六元錢。這六元錢,跟自己在公司創造的上萬元相比,是等價的。

 

因為…在許多時候,時間與金錢就該為愛而存在,那是無價的。

 

ole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