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1162530   

 

王寶星的翰墨因緣與宗教史學研究

 

王寶星1953年出生於南投縣埔里鎮一個書香世家,父親擅長書法,他六歲即有書法家庭教師,由「顏真卿多寶塔碑」入門,除了國小四年級至六年級因升學補習暫停書法練習外,幾乎日日寫字,專科時期改學隸書,1986年拜入書法當代大師朱教授玖瑩公門下,重頭學習顏體楷書,至今書齡已有51年。

 

王寶星回憶說:「由國小到初中的書法,完全是奉父母之命,純是寫不知其味,而專科時代的學習隸書是由一位退休將軍之愛才傳授,以『禮器碑』、『曹全碑』入門,到『熹平石經殘碑』,專科畢業後便亂寫一通,還忝不知恥的應人所求,四處寫字送朋友,這時期算是附庸風雅的舞文弄墨,三、兩天寫個一、小時字便自以為了不起!直到1981年由台北來台南定居,1986年仲春,拜入書法大師『朱玖瑩』門下,玖公時年已89,他第一週臨寫了數體碑本,登玖公門求教,被臭罵了一頓,差點被轟出門,才知道以前寫書法是純玩票,根本入不了流!」

 

於是王寶星下定決心,把所有工作辭去、把住家遷租到玖公家附近,每日清晨4:30準時至玖公家,打掃庭院、整理書案、充當書僮研墨拉紙、觀臨池、聆庭訓、侍座、待客…,數週後即被玖公指定為總管,每日出四、五次,還得習字八、九小時,如此亦師學、亦子事、亦總管,長達八年半,直至玖公孫女「海蘭」由大陸來台依親,王寶星也為了經濟,不得不復出覓職,才卸下總管義工,可惜不數年玖公因摔傷,由家屬接回長沙,不多久逝於長沙醫院,得年102歲,王寶星由入門習書至玖公辭世,前後計13年。

 

王寶星為什麼鍾情於顏真卿書?

 

顏真卿是盛唐大書家,中國書壇能與二王分庭抗禮而毫不遜色者,至今也僅顏真卿一人,唐末千餘年來除少數如曾熙、李瑞清、張裕釗、于右任等是由魏碑起家者外,幾乎所有大師無不出於顏書之歷練者,唐僧懷素、宋四家、元鮮于樞、明祝枝山、王鐸、傅真山、清劉墉、錢灃、伊秉綬、何紹基、翁同龢,至民國後之譚延闓、朱玖瑩,能稱為一代宗師,皆因顏真卿書法所賜。

 

清朝初期兩大名臣─相國劉墉、監察御史錢灃皆專精於顏書,走厚重一脈,伊秉綬承劉墉法運之於隸、篆而卓然大家,何太守子貞則擅長「爭坐位稿」與「張遷碑」,楷、隸相濟也將顏書理出拙樸追古之風範,其十數冊日記更是垂為行草之楷模,晚清光緒國師翁同龢以顏真卿三稿承劉、錢一脈厚重,又與錢灃都深深影響湖南湘鄉書風,乃有茶陵譚鍾麟二子延闓、澤闓在書壇上發光發熱,其中譚延闓被稱為「民國第一書家」,錢灃則為「清初第一書家」,我們可以將劉墉、錢灃、何紹基、翁同龢列為有清朝顏體書法四大家。

 

王寶星身為譚延闓先生徒孫,師承朱玖瑩,深感大陸二十年文革浩劫,所有顏氏筆法皆已失傳,幸台灣尚保有一脈生機,雖然現代人已少有人 鍾愛顏體書法,但是王寶星承其恩師遺訓,38年來守住顏魯公一脈香火之職志,從未移易,他雖自幼學習西畫,精於素描,不是不能搞怪、抽象,在當世一片前衛書風的書壇理,王寶星總是堅守傳承,不圖怪異。

 

王寶星隊文字學與比較語言學的研究

 

王寶星因旁涉魏碑、漢隸、秦隸、帛書、秦篆而上溯石鼓、鼎銘,直到甲骨文,卻因中國黃帝以前的五十萬年幻想史,產生了對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的懷疑,因為甲骨文字是於晚清光緒25年分由王懿榮、劉鶚兩人發現龍骨刻字,才鳩工出土的,其文字歷史早於許慎「說文解字」兩千餘年,若以東漢時期以儒、釋、道三合的社會思維,作為中國漢字的唯一溯源,用之於訓詁辯異,似有嚴重缺憾。

 

由於幼年一直在西方教會長大,至中年皆熟悉西方哲學與文化,尤以其父執輩都是留學日本的藝文好手,從小即對世界史、人類學與民族文化比較有濃厚興趣,更因為年輕時對遠古人類遷移與宗教衍變、分流有相當之研究,於二十餘年前又接觸了新人類考古學研究,為了解開甲骨文造字的謎題,王寶星在聯合國和平大學任教授與兼任世界替代醫學大會主席團期間,接觸了大量中東、南島諸國天城語系的語言文字,他便由舊約聖經「巴別塔事件」往下,研究人類遷移與戰爭史,鑽研鮮卑、匈奴部落分支之遷移,再由中國東北、滿州、蒙古史而旁及西藏史,又由西伯利亞之匈奴、奚族部落接至商丘、古蜀文明,終於搞通了在未有秦始皇築長城以分隔東、西方之前,天下本就是一家!並無東、西之分。

 

於是王寶星從以色列大衛王祖先亞伯拉罕之祖的亞蘭語往下及之婆羅米語、南婆羅米語、笈多語(後婆羅米語)、城文、梵寐文、佉盧虱吒文、天城文、錫蘭辛哈里文、梵文、藏文、巴利文、泰國文、緬甸文、寮國老撾文、高棉文…找出了它們的語族關係,又從古蜀文化、仰韶文化、殷商文化找出了與巴比倫、亞述帝國的蘇美爾古文化的關連,更從西方舊約聖經之摩西五經、列王二卷與中國五經、漢太史公史記,找出了東、西方血緣關係,這些都由後來美國學者以人類血緣DNA比對的一本著作「人類大遷徙」證實是完全吻合的!

 

有了這些因素,王寶星更由古希伯來宗教、古巴比倫宗教研究東方正教、西方正教、婆羅門教往下的新教、回教伊斯蘭教、佛教與道教,研究他們的分流、互動與人類史關係,由宗教比較學、新人類考古學、語言比較學,王寶星跳脫了文字學、訓詁學的巢臼,找出了甲骨文字創造的謎底,也掀開了中國遠古幻想史的面紗。

 

王寶星找出史實卻成了干亂文化傳統的嫌犯

 

王寶星用了數十年臨池、文字學、人類史與宗教史的比較研究,找出了人類共通史的研究契機,可是對於傳統文化幻想神話而言,卻是過度的刺激了歷史是強權所寫的,找出史實卻成了罪人;前年王寶星應台南美術學會、文化局之邀,在台南歸仁文化中心以「談中國書法與甲骨文溯源」為主題的講座,他將新聞稿寄交一位任報社主事的好友,可是卻未刊載任何消息,事後詢問好友,他卻委婉的告訴:「雖然你的研究頗用心也頗有斬穫,但是在大家已習慣了傳統文化教育時,你的見解恐被誤解為『破壞中華傳統文化』,其實研究學問本來就是須承受得起孤寂,要突破傳統與創新也得有一番傷痛!」

 

其後王寶星只為自己學生講授,該有心的還是會有心,靠著微薄的教學束脩、沒有退休俸、沒有18%,只為執著於理想,勒緊肚皮將吃苦當做吃補,十餘年間總得挖東牆補西牆,所幸偶有藏家或親朋好友的贊助與關懷,尚能縫裡偷得生機,繼續作研究、教學,將來會如何?只有期待老天多保佑,別成身先士卒作先烈、壯志未酬先陣亡!

 

研究文字學、宗教分流學與人類移傳學,主要是破除數千年來的強權幻影史,找出真史、進而溯祖尋根,當能證實同根生的史據出現,才能有法破執見,由宗教合一、文化合一而民族合一,進而社會平和、世界太平,話說回來,以一己之力,不只是孤獨與單薄,更像是犀牛望月、蚊釘牛角,但是良心既在,只有把將來交與天,如果輿論指為「干亂中華文化道統」,那就求仁得仁,夫復何懼?

 

王寶星之「漢、梵的書畫對話」是試金石

 

王寶星說,他深深感謝佛光緣美術館台南分館的美意,能與尼泊爾釋吉祥(圓爾)法師做書畫雙個展與對話,在許多志工、同仁的協助與護持下,展開有關兩種不同系統的書畫展,使古老文字能如兄弟聚首,也讓大家嘗試作一個古文字學的另類心靈之旅,也嘗試品味南傳佛教與北傳佛教的書道修行之旅,這絕對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文化體驗;他特別安排有兩場講座與一場漢、梵書法的現場揮毫示範,希望大家能踴躍參加:

 

開幕會:民國102年11月30日(週六)下午2時

 

專題座談:

第一場:

主題:漢字書法與梵文寫經的對話(王寶星VS釋吉祥)

時間: 民國102年11月30日(週六)下午2時40分

內容由王寶星介紹吉祥法師,並談論尼泊爾、泰國、斯里蘭卡與台灣的出家修行比較,並談他以天城文寫佛經的修行與弘法工作。(會後由兩位藝術家導覽)

 

第二場:

主題:中國佛教的書法修行 主講人:王寶星

時間:12月8日/星期日下午2時

內容由王寶星介紹中國甲骨文溯源與天城文衍變,再談中國歷朝名僧書法修行與禪宗的書法之美。

 

現場揮毫:

時間:12月8日/星期日下午講座後約3時30分

揮毫由兩位參展人輪流示範、教學有關漢、梵書法之筆法與作品。

 

佛光緣美術館台南分館‧漢、梵書畫雙個展

展期:2013年11月23日~12月28 日

上午10:00~下午8:00免費參觀‧週一休館

 

王寶星竭誠邀請大家欣賞書畫、學習書畫,鼓勵建構有書香、有信仰、充滿善知識而遠離惡的美麗家庭,如果計劃學習書、畫,或擬邀請作書畫、人文、哲學之演講、講座、研習,歡迎與他電話連繫:

 

寶鐸齋書畫研究會

◎聯絡電話: 0931-712 988

◎諮詢電話: 0936-399 277

創作者介紹

olesan的部落格

ole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