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fc20878e414a39976af04681db33b8  

 

賈桂琳甘迺迪死了,照她的遺囑,葬在第一任丈夫約翰甘迺迪的身旁。新聞出來,議論紛紛:「賈桂琳真勢利,哪個丈夫有名有勢,死後哀榮來得大,就葬在誰身邊!」

 

8A8E8F61FB2B9D396FAE434EA2739C_h498_w598_m2


「照西方規矩,女人『嫁幾任丈夫』,就應該『掛幾侗姓』,她葬在甘迺迪身邊,是不是墓碑上還刻『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呢?還是把第二任丈夫除了名?」

「歐納西斯真倒楣,到頭來身邊空空,沒一個人!」

「你怎麼不想想,歐納西斯早葬在他前一任老婆的身邊呢?」

 

tumblr_lhzawkWxLK1qd01d7

這倒使我想起一位女同事。

丈夫臨終,把她叫到床邊:「妳平常每個禮拜都要去作頭髮、修指甲,別因為我死了,就不再打扮。沒有一個男人,會愛邋遢的女人!」

丈夫又把兒子叫過去:「我死了之後,如果你媽又找到了愛她的男人,你們可不能反對!」說完,就嚥了氣。

隔兩三年,這位女同事果然又交了男朋友,也是個喪偶的人。臨結婚,她對我說:「你知道嗎?我跟他結婚是有條件的,『就是我死了之後,一定要埋回我上一任先生的身邊』。」

 

Jack & Jacqueline

「他答應了嗎?」

「當然!」女同事笑道:「他高興還來不及呢!他早要說,一直不敢說,他也希望死掉之後埋回他原來的老婆身邊!」

伴侶、伴侶,那做伴的成份,可能遠大於作「愛侶」的成份。尤其是再婚的老伴,誰知道在自己或對方的心底,不是埋藏著一分過去的愛?

記得一位原本是神仙眷屬的老教授,在太太死去沒多久,便再婚了。許多人怪他「變」得太快,彷彿過去的鶼鰈情深,一下子都反諷成「虛情假意」。

終於有個大膽的學生問了:「教授,您對新師母和死去的師母,哪一位愛得比較深?」

教授只是一笑:「自她死後,我的愛,也跟著她死了!」

 

tumblr_l3nly0RFwK1qaj2afo1_500

這淡淡的一句話,說出了多少情懷!豈知道,這世上有許多人,很可能在初戀失敗的那一刻,或年輕喪偶的那一天,便已經把自己一生的愛,跟著埋葬。剩下的只是身體,在人間過著不得不過的日子。那心中留下的只是情,不是愛。只是平靜地回應著、累積著,卻永不再熾烈、燃燒!

當然這種事,一般人是不願明著承認的。譬如當我剛寫完〈遺忘多年的最愛〉那篇散文時,拿給妻看。她就很不高興地說:「怎麼可能跟一個人,天天躺在同一張床上,心中最愛的,卻是另一個人。」

 

b24621d69c764f4fa9e884b34667ddc9

她八成是懷疑我有甚麼影射。只是當我說:「想想!如果我突然死了,隔一陣,妳又找到可作老伴的人,你們結婚了!請問,妳心底的最愛,會是那個男人?還是我?」

她不再吭氣,眼睛裡似乎立刻同意了我的看法。只是過了幾分鐘,她說:「可不是嗎?但如果那個男人是第一次結婚,就太不公平了!他心底的最愛可能是我,我心底的最愛卻不是他。」

 

20110118165506

想起開放大陸探親的時候,一位老先生的話:「我很多朋友,都出了麻煩,這邊早又娶了,那邊卻四十年守著沒嫁,好多女人還因為丈夫在台灣,受夠了批鬥,如今終於熬出頭,盼回了丈夫,丈夫身邊卻多個女人!」歎口氣:「我那大陸婆,我沒走幾年,就餓死了。可是這兩年,我身體不好,常想,要是有一天,我死了,到天國,看到她。兩個剛團圓,我在台灣的老婆也跟著死了,追上來。怎麼辦?」他一攤手,把嗓門拉得好大:「我這不是『一國兩妻』,是『一世兩妻』啊!」

Ave2006-11275


還有個故事說得妙:

一個人的太太早死,他跟著又娶了。兩人養了一窩孩子,過得挺好。哪兒知道,過了幾十年,這人死之前,居然堅持要埋到上一個老婆身邊。家人照辦了。可又過幾年,第二任老婆也死了,也堅持要埋到丈夫身邊。

埋葬那天,請墓地工人鑿開墓穴,把老頭子和前任老婆的骨灰罈往旁邊挪出個空位,再把第二任老婆的罈子放進去。老爺在中間,前後兩任太太在兩邊,原本挺好的事,沒想到第一任老婆生的孩子,帶著孫子趕來,硬是不准第二任太太「就位」。

 

3100

兩邊拉拉扯車,一邊要放上去,一邊要拿下來。突然,o白o答、o白o答兩聲,老爺和新死太太的骨灰罈子全掉地上。碎了!怎麼辦?兩罈骨灰打在了一塊兒!全是灰灰白白的粉末,要分嗎?不是這堆摻了那堆,就是那堆裡有了這堆。

兩家人全楞了!接著,又是o白o答一聲,第一任老婆的兒子,把他娘的骨灰罈子,也掉了下去:「要摻,全摻在一塊兒吧!總不能讓我爸爸跟那個女人難分難捨,卻要我娘孤零零地在旁邊看!」

三罈骨灰,成了一罈。兩個老婆生的孩子相對一笑:「何必呢?全是一家人!」

 

76004034

讀過許多靈魂學的書,都說靈魂是沒有「質」的,它飄遊在空中,可以穿越一切東西,也能穿越彼此。

譬如,有些經歷死亡,又復生的人。回憶當自己受重傷倒在地上時,靈魂卻好端端地站了起來。然後發現許多人迎面衝來,無視於自己的存在,而衝向躺在地上的軀體。自己彷彿成為一團懸在空中的雲,俯看下面的人們正在進行急救。

 

ec75ff5fd70a4ee29acd346fa31de76f

失去質的靈魂,不正像煙霧一般,可以輕鬆地交織、會合嗎?就算有生時帶來的怒氣,那怒氣伸出的「拳腳」,也將化作無形。至於凡間所有的愛意,在那交會之中,又會是何等地泰然。


我很喜歡那個骨灰的故事,也很欣賞洋人在葬禮時說的「來於塵土歸於塵土」。

 

1242973312bO4OVm8n

把一切生時的愛憎,都化作煙塵。肉體為塵,成為大地的一部分。心靈為煙,成一部分。於是你裡有我、我裡有你,成為永恆的和諧與安詳!


~
劉墉《把握我們有限的今生》

 

11

 

oles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